500 Startups是硅谷的一家种子期投资基金和创业加速器,特别专注精益创业实践、国际市场成长营销。今年2月,总部位于硅谷的500 Startups宣布任命杨珮珊(Edith Yeung)为大中华地区主管及合伙人,专注中国大陆、香港及台湾的投资业务。

2月,总部位于硅谷的早期投资和创业加速机构500 Startups宣布任命杨珮珊(Edith Yeung)为大中华地区主管及合伙人,专注中国大陆、香港及台湾的投资业务。

这位新任中国业务负责人出生于香港,16岁到美国留学,在硅谷工作20余年,是硅谷科技投资领域的意见领袖。

“我现在第一要做的,是代表投资项目的CEO来把中国不同的渠道搞清楚。这对现阶段的我们来讲是最重要的。”3月,杨珮珊在上海一家合作伙伴的办公室里,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

3月,杨珮珊的行程遍及香港、上海、北京等地,和来自中国不同城市的被投企业以及合作方见面。她说,接手大中华地区的业务之后,办公地点和时间安排都会跟随着中国创业者的节奏,比如,她4月还会和很多中国创业者们一起到硅谷,参加Facebook的F8开发者大会。

在华成绩单

500 Startups是硅谷的一家种子期投资基金和创业加速器,其投资组合遍及超过60个国家的1600多家公司;旗下加速器提供结构化的创业课程,特别专注精益创业实践、国际市场成长营销。

过去的四年时间中,500 Startups团队在中国投资了30多家公司,其中,美食视频平台日日煮(DayDayCook)、电商平台Shopline、服饰电商Grana三个项目均获得阿里巴巴创投基金后续投资。

500 Startups创始合伙人戴夫·麦克卢尔(Dave McClure)是PayPal早期核心成员,曾为投资教父Peter Thiel的 Founder’s Fund管理种子基金。加上团队其他成员的资源,这家机构与Facebook、Apple、Amazon等大量美国互联网巨头都保持着良好的互动关系。

杨珮珊所带领的中国团队,也正在展开与中国大型科技企业的更多合作。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最近确实在跟不同的企业聊,只是暂时没有办法公开讲会与哪些公司怎样合作。”

戴夫在2015年年底接受中国媒体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未来计划每年在华投资20个到30个项目。但从结果看,这一愿景并未实现。

“我们最近的想法和之前有点不太一样。量是一回事儿,更重要的是质。”杨珮珊介绍,接下来首先要做的是帮助已经投资的项目进入中国市场。

让这家机构放缓在华投资步伐的,还有中国创业企业的高估值。500 Startups通常向名为“种子计划”的加速器项目投资15万美元、获得被投项目6%的股权,但以相近的估值在华投资或加速优质项目的可能却太少。

杨珮珊的成长背景让她可以中国人的视角去观察并思考,也更能了解中国市场的需要。但她也坦陈, “我相信大部分硅谷的VC是看不懂中国的。因为不了解中国的国情,会觉得这里的创业公司估值很奇怪。”

探路中国市场

500 Startups已经投资了三家独角兽公司——云通信服务公司Twilio、信用记录免费查询提供商Credit Karma以及东南亚叫车移动应用服务GrabTaxi。其投资组合还包括40多家估值在1亿至9.9亿美元的小独角兽。

这些“独角兽”和“小独角兽”中的一些成员,表达了探路中国市场的期望。

确认要负责大中华地区的业务后,杨珮珊花了很多时间了解“中国的老百姓最需要什么”。她的研究主题即包括二孩政策带来教育市场机会,也涉及硅谷人工智能、基因诊断等技术与中国市场的结合。

杨珮珊说:“我们(在中国地区)走的路线,是通过在全球投资的项目,来满足中国老百姓的需求,这是第一步;做出一些成功案例之后,也会把中国做的好的项目带到国外市场。这些都是要一步一步来的,最重要的是要把这个流程先走一遍、搞清楚。”

根据500 Startups官方在今年2月披露的消息,其在中国地区的业务将特别关注教育、文化娱乐、医疗及人工智能几大领域,挖掘部分海外优秀投资组合项目在中国的发展潜力,同时物色更多出色的中国出海项目标的。

此前,500 Startups在上述领域的投资案例包括在线教育平台Udemy、 美妆电商平台Ipsy、基因测序和精准医疗技术公司Prenetics等。

500 Startups对跨境投资和企业跨境并不陌生,其投资和加速的项目中,也有大约1/3来自美国以外的地区。中国业务的拓展方面,这家机构正在通过三个方面工作帮助被投项目的落地:为企业在目标市场找优秀的人才,为产品和服务选择优质的推广渠道,探讨公司在不同地区的收入方式。

“如果投资者自己都搞不懂这些,那就没有资格说能够帮助到创业公司了。”声音柔和的杨珮珊,讲到这句话时立刻多了几分刚毅。

她指出,对美国公司来讲,海外市场就是中国;对中国企业来讲,海外还包括东南亚市场。就创业公司而言,更适合的路径是先在本土市场深扎根,再根据团队基因来决定是否进军海外。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赵娜

原标题:对话硅谷投资领袖杨珮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