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硅谷众多的加速、孵化器和早期投资基金中,500 Startups特色鲜明。创始人戴夫 ·麦克卢尔(Dave McClure)是PayPal早期核心成员,曾为投资教父彼得 · 蒂尔(Peter Thiel)的管理种子基金。2010年,看着PayPal早期高管纷纷干起了自己的事业,这位个性十足的硅谷投资人也成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机构 500 Startups。

500 Startups从第一支基金就采取了“大投资组合+小额投资”策略,当时只有区区2940万美金,但却布局了259家公司。7年多时间里,500 Startups打造了遍布全球20个国家的创业社群,投资组合中包含了1700多家公司。

最近,《陆家嘴》杂志记者采访了500 Startups大中华地区主管及合伙人杨珮珊,听她谈了500 Startups在华的关注重点及对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理解。

杨珮珊(Edith Yeung) 是今年2月出任500 Startups的大中华地区主管及合伙人的,专注中国大陆、香港及台湾的投资业务。

杨珮珊出生在香港,16岁时去美国读书。加入500 Startups之前,她曾担任海豚浏览器(曾获得红杉投资)的市场总监。她个人主导了40多个移动、VR、AR、AI以及机器学习项目的投资,包括千禧一代中最受欢迎的阅读应用Hooked、美食视频平台日日煮(DayDayCook)、第三方移动输入法开发商Fleksy等。被Inc.杂志评为“硅谷必须认识的投资人”。

在硅谷积累多年的投资经验,再来到中国这个快速发展变化的市场,杨珮珊表示,500 Startups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代表投资项目的CEO来把中国不同的渠道搞清楚”。被问及她如何看待中国和美国互联网创业生态之间的差异时,杨珮珊给出了不少自己的的观察。

谈到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每个人的第一反应应该都是“大”。“中国拥有近14亿人口,其中互联网用户有7.51亿人,是美国几乎2.5倍。互联网渗透率约54.3%,仍然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在中国的网民中,95%的都是移动互联网用户。”杨珮珊说,“中国的互联网市场之所以能比美国增长快得多,是因为中国的一切都是新的,没有旧体制拖累。”

和美国非常不同的是,中国政府是创新创业的最大的支持者,可以说是“全球最大的风险投资机构”,中国政府共计投入了2310亿美元设立政府背景的风投基金帮助中国创业企业。

在中国,投资的独角兽数目最多的是互联网巨头BAT中的腾讯,共投中了9个独角兽公司,包括滴滴出行、挂号网、链家和NIO蔚来等。“腾讯投中的独角兽甚至比IDG、红杉都要多,这和世界其他地方也是非常不同的。”杨珮珊表示。

中国的风险投资机构相对来说会更加倾向于周期短、获利快的项目,这也影响了不少创业者的心态。“中国的创业者很多会想赚快钱,所以在国内很难出现埃隆·马斯克那样做周期长、回报慢的项目的创业者。”她坦言。

另外,中国的创业者相对来讲缺乏面向国际市场定位自己的产品和讲故事的能力,而美国也包括其他西方国家的创业者则更会讲故事。

“国外创业者从第一天就会有全球视野,做一个全球的品牌,而国内除了马云之外,中国的其他互联网行业创业家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并没有那么高。但相比之下,全世界都知道马克·扎克伯格,知道谷歌、苹果、亚马逊的CEO是谁。”杨珮珊说。

“走出去”和“引进来”

凭借其遍布全球的投资组合,500Startups建立了巨大的创业社区网络,而其在硅谷拥有包括人脉在内的诸多资源,可以为创业团队提供极大的便利,这也是它吸引了众多致力于开发针对国外市场产品的国内创业者兴趣的关键。

2015年年底,创始人戴夫曾表示,未来公司计划每年在华投资20到30个项目,不过500 Startups实际投资的数量远远没有达到这个水平。原因一方面是中国项目对人民币基金的偏好,另一方面是中国项目估值的确偏高。目前中国的确还没有像其他地区那样设置本土的微基金,所有项目都是在全球基金下投资。当同一阶段的中国项目放在桌上和世界其他地区的项目相比较时,估值之高便会更加明显。

杨珮珊表示,目前500 Startups的战略已经发生转变,不会规定每个国家和地区必须投资的项目数量,而是更加注重质量。过去4年多时间里,500 Startups共在大中华地区投资了35个项目,中国大陆地区的项目有10个,其中包括美食视频平台日日煮、电商平台Shopline和服饰电商Grana,三家公司均获得创投基金后续投资。

杨珮珊表示一方面希望能够寻找更多可以出海的优秀中国项目,帮他们匹配正确的海外资源,帮助他们“走出去”,另一方面也想帮助500 Startups已经投资的项目进入中国市场,即“引进来”。

中国互联网市场十大趋势

中国互联网市场之大是众人皆知的,而中国互联网市场环境的独特性,真正了解的人却没那么多。曾经在硅谷投资了40多个项目的杨珮珊坦言,接管大中华区的投资业务后,她自己也一直在努力学习和研究中国市场。在她眼中,中国互联网市场的十大趋势如下:

第一个便是中国互联网最独特的存在——微信。如今微信每个月拥有8.89亿活跃用户,10000万公众订阅号,20万开发者。中国网民中79.6%都是微信用户,智能手机用户每天使用手机时间为90分钟,其中60分钟时间都花在微信上。

“在中国做生意,忘了名片吧,你只要下载个微信就够了!”杨珮珊说,“微信是国外社交平台Facebook、聊天软件WhatsApp、交友软件Tinder、支付工具Pappal、写作工具Slack融为一体的超级应用。他已经成为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了。”

中国互联网第二个趋势便是支付宝。中国可能会是世界第一大无现金社会。在移动支付市场,2004年开始的支付宝如今占据了54.1%的市场份额。

杨珮珊指出中国互联网市场第三个让人注意的特征是虚拟货币的繁荣。在中国政府出台ICO和虚拟货币监管政策前,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虚拟货币交易市场,其中比特币交易额曾一度占据全球市场的90%。而目前中国比特币挖矿算力仍然是世界第一。

实际上,杨珮珊对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技术非常关注,她在采访中还透露中国的区块链搜索引擎初创企业星云链Nebulas将入住500 Startups的硅谷加速器。

第四个特点便是电子商务的发达。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预计2020年这一市场规模可达1.7万亿美元,而4.67亿网购群体中75%是千禧一代。这一市场孕育了淘宝、京东这样的电商巨头,也让中国快递从业人员有望在2020年达到400万人,外卖送餐人员达到100万人。“网红经济”也在电商市场中占据了独特位置。盒马生鲜、网易严选、小米等互联网公司也都纷纷加入,服务中国日渐崛起的中产阶级。

第五是共享单车市场。在这一方面,中国又是意料中的“第一”——2017年1.06亿共享单车App用户,当之无愧的共享单车第一大国,到2021年,共享单车用户预计能达到1.98亿人。

第六便是中国的直播市场。2017年中国直播市场规模保守估计为5亿美元,成就了YY、天鸽互动、六间房、陌陌等团队。在直播行业繁荣的背后是2.35亿用户。他们中很多属于被称为“宅男”的群体,人群的分布深入中国三四线城市。

第七是中国的游戏行业。“中国人喜欢玩游戏,地铁上几乎每个人都拿着手机,很多人在玩各种游戏。”杨珮珊表示,中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游戏行业之都”,2016年这一行业用户达到6亿人,共产生246亿美元营收。

第八便是中国的电子竞技行业。中国的电竞行业2017年用户为2.2亿人,总营收将同比增长52%,达到73亿美元。

第九个趋势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中国政府希望在2030年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者,可以看到人工智能技术被应用在儿童教育陪护、餐饮、运动等各个领域。” 中国2016年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入为26亿美元,而2020年人工智能市场将达到91亿美元。

最后是教育行业。“中国父母不吃饭也要保证孩子的教育,他们愿意为子女教育花费40-50%的家庭收入。”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教育市场,线上教育用户达到了1.44亿,中国大学生人数比美国和欧洲的总和还要多。

“曾经只是中国模仿硅谷,而很多硅谷人也觉得美国的东西才是靠谱的,所以他们忽略了中国互联网市场的新趋势,我希望全球能更多地了解中国。”杨珮珊表示。“现在国内很多方面已经比国外做得好,我们希望能够帮助中国优秀的创业项目走向世界;同时,也帮助我们所投资的海外项目探索中国的巨大市场。”

本文转自搜狐财经,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