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腾讯科技 冯军(微博) 点击阅读原文

4月27日,2017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在北京举行。来自美国硅谷的投资机构500 Startups也参会了,其中国区合伙人Edith在会议期间接受了腾讯科技的专访。

对于目前国内十分火热的共享单车行业,作为海外VC合伙人的Edith并不看好这一模式在国外的推广。

“在美国买一辆普通的自行车也要100多美金,成本很贵。光买车这一项,摩拜、ofo在中国的成本就会低很多。”Edith指出,国外堵车问题也没国内那么严重,地铁换乘都比较方便。而且在硅谷每次骑一次共享单车需要大概两三美元,价格也很贵。

有意思的是,目前共享单车两大巨头摩拜单车、ofo都宣布要进军海外市场,其中摩拜单车宣布要在今年年底进入全球100多个城市,ofo宣布要进入全球200多个城市。

Edith透露,500 Startups在中国投了一个叫“日日煮”的创业项目,教人如何做饭,当时投资了200万元,目前看来获得了丰厚的回报。虽然日日煮在国内做的很好,但是并不一定适合在国外推广。

“老实讲,太早期的不应该出海。并且也不是每一个项目都适合出海。因为外国的环境完全不一样。”Edith表示,在硅谷虽然有很多华人在创业,但是做的比较好的还大部分是老外。

另外,Edith表示目前中国和美国的互联网环境十分类似,甚至全球都是一样,不管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在大谈特谈人工智能。

“中国移动(微博)互联网的用户是美国的两三倍,所以中国的数据也是美国的两三倍。” Edith认为,中国企业在发展AI方面具有更大的优势,因为掌握有海量的数据。

哪些领域是500 Startups目前最关注的呢?Edith指出,医疗、教育培训是整个公司最看好的,这次参加GMIC,就接收到了一份关于糖尿病的项目,她对此十分感兴趣。

“中国市场永远是全世界第一的市场。”500 Startups十分看好中国市场,目前正在搭建中国团队,寻找AI、医疗、教育等方面的人才。

500 Startups也致力于将硅谷好的项目、模式引入中国,并且做好本地化。目前这个领域做的人还不多,Edith认为自己公司有绝对的优势。

“最后没有本地的合作接口,国外公司不可能可以做的好。”Edith给出了一个硬性指标,如果一个项目的营业额达不到1000万美元,就别想来中国发展。

以下为专访实录:

腾讯科技:您觉得现在中国互联网创业环境是什么样的情况和美国有什么区别?

edithyang:我觉得最近中国和美国走向挺类似的,挺像的。其实全球最近都是一样,都是AR人工智能方面的。而且我也觉得,全世界你说传统行业也好,或者是大的互联网巨头,当然BAT或者是大的企业,要卖东西也好,车也好,国外和国内类似,我觉得中国比美国数据更多。

腾讯科技:是因为用户多?

edithyang:对。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起码是美国的两三倍,所以美国看到的一些问题来比,中国的严重性更高,所以我不觉得区别太大。比如今天早上有一个早餐会,有某些方面比如医疗方面,比如糖尿病的有关的一些内容,我们比较有兴趣,因为这个问题,比如国外患者有几千万也是一个问题,但是没有国内这么严重。

腾讯科技:咱们看好哪些领域,医疗或者是哪些领域AI能爆发?

edithyang:几方面吧。最近看的比较多的是医疗有关的。特别是跟糖尿病有关的,我们最终试看老百姓的需求,我也不是医疗的专家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最近我们慢慢把中国的团队建起来,找一些这方面的专家。

第二就是教育。最近我们也花了很多时间在看跟教育有关的领域,教育你说科技?当然也重要,最后还是教材方面。另外也有培训这块也比较火,学英文的也有、另外两个很搞笑的是学围棋或者弹钢琴。

腾讯科技:不管是义务教育还有兴趣和培训这一块?

edithyang:对。很多时候还是美国的资源非常多,很多时候一些跨境的材料或者是内容,有少部分的中国家长更愿意中国和国外的教材交叉参考的。

比如最近看到一个案例,国内把国外的机器人带进来,让小孩子学编程这些。所以你说国外团队有没有可能写一些教材,是中国人喜爱欢的,不可能。

我们作为跨境国际化的VC,我们希望帮助一些本地的团队,可以把这些比较好的东西拿进来。如果没有国内团队推动这个事情也不可能。

腾讯科技:中国是咱们一个重要的市场可以这么说吗?

edithyang:中国市场永远是全世界第一的市场,不同的问题在国外可能会看到,但绝对不会比国内严重。

腾讯科技:咱们投资侧重作中国的项目这块看重什么?

edithyang:我也是刚刚把中国市场接过来,我在美国很久了,一直在硅谷,我在硅谷投了差不多40个项目。我在中国投了一个项目叫“日日煮”,是在上海的一家公司,他们做的挺好的,就是教老百姓煮饭,视频,现在阿里跟投了。现在变现方面有他们自己的酱料什么的,很多做的挺好。

记者:我每周都在看,因为我觉得他们的产品做的很干净,视频载入速度很快。它有一些菜品也比较吸引我,所以我很爱看。

edithyang:这是女生非常喜欢的。

腾讯科技:投了多少钱?

edithyang:我们属于绝对早期的。日日煮是本地的,也就投一、两百万人民币。其实国外进来的,反而方向会有点不一样,因为老师将,我们投国外的一些公司,好像我刚才讲的医疗或者教育这些,他们在国外流水如果做不上去,其实没有资本过来。反而来到中国国内的,日日煮这些我希望有更多。这跟教育没有太大的关系,反而是娱乐学习成人的东西。我希望多看一些小孩子的教育和医疗方面的东西。

腾讯科技:咱们更多的是偏重小额的投资和少数族群的那种,像拉丁美裔的这种为什么会偏重这种呢?

edithyang:我们公司是7年前成立的,刚开始的时候是在硅谷,过了一两年以后,第一个跨境的地方就是东南亚,后来就是印度,我们到了不同的国家,我们的思路是,硅谷不单只是一个地方,是一理念。在北京、上海、深圳、印度、巴西、墨西哥、在拉丁美洲也有,或者以色列、柏林、伦敦都有。我们的理念就是,每一个地方我们招一两个人,这一两个人一开始的时候他们自己也做天使投资,大部分以前也是CEO,卖过公司,自然有很多创业的人找他们来投资。我们怎么样也是一个硅谷的品牌,思路就是希望和本地好的天时人才一起合作,在不同的世界投最好的人。这样的方法,才能够真正帮助创业者在全球的去帮助他们投。

所以拉丁美洲或者以色列的看到好的项目自己可以做主力去投。但是他们对美国市场有兴趣的话,我们也会邀请到我们硅谷的孵化器。硅谷孵化器投的方法是,每三、四个月有差不多2000家公司会申请。然后我们会收30到40家,他一进来我们就会同投,投的方法是15万美金,拿他6个点。然后他们会在硅谷呆4个月,这4个月,每天我们很多课程给到他们,主要教他们的就是推广、合作、变现和怎么跟国外投资者沟通,融资融更多的钱。这些东西老师将,看美国市场,去硅谷训练营的话也没有太大的帮助。

但是好像日日煮要去过去,学习这些,对他们在中国市场是没用的,所以看什么项目。要是某一些拉丁美洲有很多项目想去北美推广的,那样的话我们会邀请他们。

在中国暂时我们也有很要多学习的东西,你说国外有很多公司,Uber最后也不行也会水土不服,我在美国硅谷呆了很久,我也会水土不服。

腾讯科技:您什么时候过来的?

edithyang:我也才来几个月,我妈妈是北京人,我中文讲的还过得去,我们绝对需要在北京招人,慢慢来,招人需要花很多时间。因为我们还是硅谷的概念,有很多东西要做。

我希望可以把我们的团队建起来,还是跟某一些领域有经验的人一起工作,因为我也不是医生,看那么多医疗的东西,我看起来觉得有道理,所以最好还是要找一些专家。

腾讯科技:咱们北京几个人?

edithyang:两个人。

腾讯科技:会招人吗?

edithyang:一定会招。会慢慢来,因为一下子招太多的人,因为我们的方法是招来一个人,先带他去我们硅谷基地感受一下我们的文化,还是两边的。所以我以后会在北京多呆,慢慢把团队建起来,然后再放开一点。

腾讯科技:我看这个大会,也有一些投资项目,咱们好像是评委,有看到合适的项目吗?

edithyang:刚才那15个项目中,有几个我觉得做演讲的时候挺专业的。在我的思路里,最后还是要看看他的定位,如果是2B的,我希望他能赚一笔钱。2C还是看下载量、月活、日活,全世界都是一样的。还是有几个我觉得挺有趣的一定会继续跟下去。

腾讯科技:主要哪个领域的?

edithyang:医疗方面的。

腾讯科技:咱们现在集中于2B还是2C?

edithyang:其实医疗和教育都是2B的,2C有机会,这两个方面,我想东西永远都是,要从用户的心态去想。虽然现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用户那么多,最后从变现来看,中国还是希望去一个地方看病给钱,当然可以有什么APP帮你量一些什么东西,我觉得APP是其中一个渠道,最后变现,尤其是这两方面的,还是一些面对面的那个流水会赚的更高。两方面一起吧。

记者:您现在也跟很多国内比较好的投资人都在聊,我们现在知道国内的项目情况是,线上的流量几乎枯竭,很多在看线下的流量和产品,您刚过来的,不知道您有没有快速切换到他们的这个思维里面?

edithyang:最近不停的在交朋友。我没加入500stopup以前,我以前的团队也是在北京和武汉,我以前是负责海豚浏览器的,是武汉的一个团队。那时候我们是红杉投和高通投的。所以,在本地,以前也有一些团队。

我在中国呆的不够,所以也不够接地气。为什么我强调一定要在中国招一个团队这个特别重要。

跟以前投过我们的一些投资者聊天,我现在的态度就是先把我们最重要的一些资源、尤其是一些国外做的比较好的东西,因为我们已经在国外投了他,在以疗教育领域做的好的做的好的。我们一定会跟其他的投资者去合作。我的思路就是,最后没有本地的合作接口,国外公司不可能可以做的好。所以刚开始的一些活动会反而做一些BD的工作。因为国外公司要进来,他没有办法上线和变现,这都是需要合作伙伴支持的。

记者:你们希望把国外项目引进到中国来,这个需求量大吗?

记者:你们希望把国外项目引进到中国来,这个需求量大吗?

edithyang:不大,所以做的人不太多。所以反而我们绝对是有优势的。他们自己也会进来,为什么我们不多花一点时间去帮忙呢。

记者:国内现在有一些孵化器和基金也想把国外项目引进来。

edithyang:我觉得老实讲太早期的也不应该出海。这个是反过来的出海。当然也有很多非常靠谱的华人在硅谷的大公司里做,有做的比较好的硅谷的项目还是老外。因为老外第一他不会讲中文,对中国的印象还是有点怕,因为不会讲,没来过中国。拉他们过来我觉得是绝对有点困难的。

而且,反过来,好像我们说的日日煮虽然在中国做的很好,我们也不会让它出海,因为我是影响他在国内的一些运营都不应该,所以看看吧,在中国也好,在美国也好,在中国要是做的非常好,有很快增长的,不应该说我想想东南亚市场或者美国市场,这很浪费时间。

反过来,教育方面,在中国的小孩子有可能比美国的人口多,所以去想这些是应该的,最后他应不应该过来,我的指标是他不赚起码1000万美金的话他不应该过来。

记者:你是说投资他们的流水?

edithyang:营业额。因为我们大部分投的一些项目,一开始的时候只是几个人,而且国外人工非常贵,你没有办法请那么多人。国内反而从几个人、到十几个人,到一百个人,远比国外的增长快。

腾讯科技:美国那边对待中国发展或者到中国来他们是什么态度呢?对中国不了解、感兴趣、又不干,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状态?

edithyang:看看是什么事。最近AI方面很火,因为所有的AI,不管中国的也好还是国外的也好,AI要做的好一定要有数据,你是一个小的团队是没有办法自己可以做一个APP很难的。所以对我来讲,比如语音、图像或者真正写的文字,你绝对要跟一些比较大的传统企业或者大的平台合作。国外国内都是一样。

所以我也聊了一些国外的一些小的团队,也会跟中国大的巨头在聊。分过来,这些大的互联网公司也是缺AI的人才。所以我觉得比较早期的公司,国内外可以互相跨界。

腾讯科技:那个领域比较放松。

edithyang:对,没有太大的语言障碍,因为是技术,技术是数据两面都需要的。

腾讯科技:你们一般在投项目的时候更看重是创始人、团队、产品还是什么?你们的投资策略是什么?

edithyang:所有投资人一定会说投的一定是人。因为作为一个CEO,你现在说你这个产品是怎么怎么样,你现在走的这个方向是什么什么样,但是最后你要是走错了,还需要靠这个人转方向。所以一般这三点主要就是看人。因为今天你赚很钱多还是有一天走到头,所以另一个方向还是靠人。人是最重要的,人要是好的话,他不一定所有东西都知道,他的思路会很清楚可以跟你说,我选择这个方向是因为我们有这个经验或者我们了解这个痛点。了解这个痛点以后其他的竞争对手,BAT虽然有可能是做这个事情的,但是他很清楚,像打仗一样,你会知道狙击手在干嘛,所以最后还是看这个人的思路是什么方向才可以更清楚。

记者:现在摩拜单车或者共享单车让你进来你会进来吗?你有什么样的想法?

edithyang:看情况,几方面吧。第一,国家很希望推动这个事情,我觉得这点不是中国的投资者不会明白这个事情。

而且一个很简单的模式,这个模式只有中国才会做起来。

腾讯科技:在美国或者以色列都不会有。

edithyang:可以解释的是,要是我在美国买了一辆自行车,一个普通摩拜用的也起码需要100美金块,你买很多,成本很贵。这个摩拜、OFO,Gogo,在中国的成本会低很多。

所以个模式在中国才会做到,而且在中国真的是有很多堵车的问题。比如我每天在北京很痛苦的就是堵车,有时候我也会去坐地铁,地铁一个站和另一个站经过的是挺远的,我看到真正有需要这块的人,但是这是国外的人不可能明白的。

腾讯科技:我看硅谷那边也有共享单车的数据?

edithyang:五、六年已经有,不是到处发的,是有一个定点的。我每次看到新的东西我也去玩儿一下。第一就是它出那东西是定单的,而且收费非常非常贵。每一个小时号2、3块美金,1天10块到10块美金,我觉得我坐Uber也差不多,那我坐车好了。太贵了,所以老百姓会觉得我我坐公共交通工具好了,所以我觉得国外做这种事情比较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