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e McClure 发布于 2015-08-21 12:30:21

1

我常常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

当我比较乐观的时候就会想说自己也许只是大器晚成。

可能有很多人不晓得,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那个最聪明的孩子。我的母亲、老师还有我自己,都以为我可以闯出一番大事业。各种的高度期望总是围绕在我身边,尽管我不确定这样是好是坏,不过在人生的前十年到十五年这段时间,各种迹象显示我的表现相当符合期待。

尽管我成绩很好,中学还跳级,但也就到此为止。我提早进入大学就读,却发现光靠聪明才智再也不是表现出色的保证,认真、努力和持续的付出才是不可或 缺的,然而这些并非我的强项。同时我也因为爱玩而惹了不少麻烦,美式足球、游泳、派对⋯ 我投入很多时间从事课业以外的活动,不仅上了学校的黑名单,还差点毕不了业。

我是撑过去了没错,但我开始思索自己该怎么办,事实就是我没有达到人们对我的期望。我没有成为太空人、太空物理学家、伟大的歌手、舞者或画家,也没 有从政、加入和平组织、没有读博士(甚至连硕士学位都没有)… 二十多岁时我往西来到加州,勉强成为一个还不错的程序员,换了几份工作,却还是不清楚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

在我快要满三十岁的时候,开了一家顾问公司,算是我第一次创业。过程起起伏伏,得了一些奖项,也做了一些很有趣、很创新的事,经过五、六年的磨难, 我严重怀疑自己是否具备创业家与领导者的能力。我们公司几次濒临破产边缘,最终被低价收购。我没有在 90 年代初期去微软或英特尔,也没有在 90 年代晚期去 Yahoo! 或 Netscape(网景)。

我申请过史丹佛商学院但是没上。很幸运地,我在 2001 年网络泡沫化后进入 PayPal 工作,这没什么好炫耀,我辛苦地适应新的职业生涯:行销工作、与那些比我年轻十岁,从史丹佛或 MIT 毕业的小伙子一起工作。经过三年辛苦的工作后,我有了一些进展,但也没有被提拔,我大多轮流跟在不同的三个老板身边。事实上,没被炒鱿鱼我觉得还蛮幸运 的,而且直到离职都没人发现其实我是个不知道该往哪去的迷糊虫。

别搞错,PayPal 是家好公司,我在那儿结结识一些很好的朋友,也学到超多东西。我自己的创业经历虽然是个充满错误的喜剧,但我确实掌握了如何经营一家公司的要领(大多是什 么事情不该做)并且在过程中更加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在 PayPal 也筹划过许多用户聚会和活动,还发现自己对于行销还蛮在行的,而且我是真心热爱科技和硅谷文化。然而我还是觉得自己不够专注,都四十岁了,除了找到好老 婆、拥有两个好孩子之外几乎一事无成。我加入 Simply Hired 之后完成了一些还不赖的工作,接着又辗转去了 oDesk、Mint.com、O’Reilly Media,只是我仍然觉得自己的表现与期望不符。在 Mint.com 我很幸运地得以和一些很棒的人一起工作,不过 Aaron(编按:Aaron Patzer,Mint.com 的创办人)很对,他认为我不太适合这份工作,而我也很高兴自己只是这个成功故事里的一小部分(谢谢 Aaron 让我投资 Mint.com,显然这个我比较在行)。

于是在硅谷待了 20 年后,我赚了一些钱,以程序员、创业家和行销人的身分取得了一些小成就。而我在 PayPal 的同事们则闯出了一番事业,成立了 LinkedIn、YouTube、Yelp!、Yammer 等了不起的公司, 其他只有我一半年纪的更是野心勃勃。大家都说我很不错,如果只看过去的最佳表现,我想我还有点同意。看着朋友们扶持 Google、Facebook 和 Twitter 成长到如今的规模,我却只是个敲边鼓的旁观者。但 2004 年我从离开 PayPal 后也开始了一些自己的投资,除了 Mint.com 之外,还有 SlideShare 和 Mashery,比起作为创业家时的差劲表现,我发现自己或许有当投资人的天份。

所以自从 2007 年在史丹佛大学教了一些课之后(好奇怪,他们不让我入学,却要我去当客座讲师),我决定试着成为一名创投资本家。2008 年夏天我正在尝试筹划一个小基金的时候却遇到了金融海啸,市场跌到谷底。再一次地,我运气不错,有 B 计划——当 Sean Parker 问我要不要投资 Founders Fund(编按:PayPal 共同创办人 Peter Thiel 成立的基金)并且帮忙做一些行销工作时,我说:好。我大概是整个创投产业在 2008 年第四季唯一一个被聘用的人吧(Sean,我欠你一次)。我在往后的一年半里将自己投入工作,也的确挑了一些不错的标的像是 Twilio、SendGrid、Wildfire 和 TaskRabbit 等等。一路下来,我也得到了一个机会,短暂管理 Facebook 的基金 fbFund,在 Accel(编按:Accel Partner 是目前 Facebook 除了 Mark Zuckerberg 本人以外持有最多 Facebook 股份的股东,2005 年他们以 1220 万美金取得 11.3% 的股权,现在价值接近一百亿美金)、Redpoint 和 BlueRun 教了几个好朋友,他们和 Founders Fund、Mitch Kapor、Michael Birch、Fred Wilson、Brad Feld、Marc Andreessen 和其他一些慷慨的人在 2010 年协助我成立了一个小型基金,我厚脸皮地命名为「500 Startups」。

本来嘛,我可以很安份地接受自己有限的成就,在这个产业的巨轮理当一个小螺丝钉,不但没有压力,薪水说不定还更好。但我没这么做,我依然希望自己心中还是有一把火、还有一些动力让我活出自己,而不是抱着残缺的灵魂过着舒适的生活。

所以我还在这里:还站在竞技场中央,与我自己创造出来的恶魔进行肉搏战,试着在宇宙中撞出一点小小的凹痕(编按:原文是「make a small dent in the universe」,而「Let’s make a dent in the universe.」是 Steve Jobs 的名言之一)。或许这远不及一个伟大的成功故事,但是打一场漂亮的仗,协助他人成就伟业,顺便完成一点点自己的目标应该也不错。再过一个月我就要满 46 岁了,大多数人过了我这个年纪时大多早已证明自己,但我还在努力。

我不是要埋怨或是叹息自己的人生——我已经太幸运了,也经历过美好的时光。即便在未来的三、四十年我没成就什么大事也不要紧,我没什么好抱怨了。真的,我的人生很棒了。

但我还没放弃。

我依然相信将来自己的墓志铭上会写着「大器晚成」,而不是「失败者」。

祝我好运吧 : )

share-bubble